对旧物情有独钟,是古董收藏了人

是古董收藏了人

图片 1张庆在他学校的办公室

   
 活在这个世界上,让我们心动的东西太多太多,小的如名牌包包、各种新型电子产品、好看的衣服,大的有汽车、房子……一不小心对物质的渴望便成了我们的束缚。

是古董收藏了人
为什么很多人容易执着于欲望而无法放下呢?最主要是,人们会认为任何东西自己占有后就会永远不变。所以,拥有之后,人们就为这个不想失去而不断地想一直拥有,让自己的内心挣扎。
其实,我们知道这些东西谁都拥有不了,但从来不会说服自己那是会失去的东西,很多人还是想方设法去占有。
以前穷的时候,经常想一日三餐能吃饱就很满足了,多一顿消夜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,能买几件新衣服就已经非常满足了。然而,有了这个能力后,衣服越来越多,根本穿不完,还是会去买。
以前贫穷的时候,人们的欲望就是以后有皮鞋穿,有好衣服穿,或者有小车可以坐,有一间房子就非常好了。等到房子有了,车子有了,什么都有了,经济能力增强了,新的欲望就又来了–想办法让房子越来越大,衣服越来越贵,都是名牌才好。到最后,不是为了穿衣服而买衣服,是为了买衣服而买衣服。到商店看到名牌衣服,这也要那也要,打包拿回家,挂在衣柜里;很长时间后,一看,衣服还挂在那里,连标签都没有摘掉,更不用说穿在身上了。
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。当我们刚开始拥有两件衣服,刚开始买得起一部车,买得起第一个名牌包包的时候,我们会很高兴的。就像一个企业家拥有第一桶金,那是非常欢喜的,那种欢喜会保持比较久。再到以后就比较多余了,像银行的存款,第一笔存款是真实的,从没有存折到上面有数字,以后就只是后面的零加多少的问题了。这就是欲望一直膨胀、占有欲有增无减的结果。如何控制这种占有欲,如何在拥有后再放下,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。
西方很多有名的企业家,生长在有信仰的家庭里,从小父母告诉过他们,一切都是从百姓那儿来的,拥有财富后要懂得回馈社会。把这种观念实施出来,西方许多富豪如洛克菲勒、福特、比尔·盖茨、韦尔奇等,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,他们的信仰有效地对他们的行为起了规范作用,使得他们在事业中能够诚实经营,在生活中克己节俭,不忘在拥有之后奉献社会。
东方人,特别是我们中国人,很少正规受过回馈社会的慈善心理教育,只想把自己的钱财等有形财产留给子女,或者疯狂收藏一些所谓的宝物,这种收藏很多时候仅仅是为满足个人的占有欲而已。我认识一个人,很爱收藏古董,每次收藏到一件宝贝就会打电话告诉我,我每次都说很好。他收藏得太频繁了,有一天我就跟他讲:“你收藏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?无非就是拿回去放到家里,要么就放到银行里,或者买保险箱放在里面锁上,这个跟你没有拥有、埋在地底下有什么差别?最多也就是你拿出来看一看,你有两三件、十来件的时候你可以经常拿出来,看一看欣赏欣赏。当你拥有几百件后还怎么看?看也看不过来,自己拥有什么东西只是看一下清单而已。”有一天他又告诉我说收藏了一尊唐朝的佛像,我就说:“你要搞清楚,你在这个世界上能活多少年呢?你50岁了,我祝福你长寿一点,你最多能再活40年,也就是说这40年的时间,看起来是你收藏那尊佛像;从唐朝到现在,佛像已经存在一千多年了,你才多大年龄,是你收藏佛像吗?佛像暂时收藏你几天还差不多。你要搞清楚你到底是干什么的,你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昙花一现,佛像是古董,就是因为它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这么久了,你不是收藏家,它才是收藏家,你还搞不清楚……”我说你醒一醒吧,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到这里。
我们的欲望就是在这种过程中不断轮回,形成了习惯。如果这个过程带给我们的都是快乐,那是一件好事,但是大多时候带给我们的是不快乐。有人喜欢购物,购物的快乐是短暂的,大概只存在于选东西和刷卡的时候,等刷完卡看到账单实际上就开始后悔了,放在衣柜里穿不了更是后悔。买来的东西其实无用,会增加心灵的负担。我经常跟人开玩笑说:一件衣服挂在商店里,我们在外面看时最多就是觉得那件衣服好看而已,当我们确定要买这件衣服时突然有个人过来把那件衣服要买走,我们这边就开始想了–那件衣服是我要买的,因为已经被我的欲望占有了。当我们付完钱出来,如果有服务员不小心把咖啡倒衣服上面了,我们就会心疼,因为你的东西被侵犯了,就会觉得难过。这种难过就是负担。
现在很多人买车子,车子放在展厅里面,那是人家的车,我们交了定金后就不一样了。买了新车,如果有人用钥匙刮了一下车子,就如同刮到我们心了,痛得不得了。房子也是一样,我们没有交钱的时候人家敲敲打打根本不关我们的事,我们交了那一笔钱,占有欲就开始有了,再有人对房子敲敲打打就会让我们火冒三丈。
人有占有欲,并不是说完全就不好。人来到这个世界,从一个躯壳开始,到珍惜我们的身体,到有个充实的生活,然后让身体在生活中满足必需,那是必须的。而在超过后就变成额外的了,如果想做到不让外在的东西来掌控自己,这种灵活就很重要了。

2004年8月24日,张庆收到了“五台山首届国际佛教艺术节”组委会的邀请函。张庆收藏的一百多尊佛像,经过精挑细选,由省收藏家协会的许秘书长护送到了五台山,在那里展出了一个月。三万多名中外游客观看了他的佛像展,许多人看后颇为惊叹:这些佛像上至南北朝,下至民国年间,大的有一米多高,小的仅几厘米。材质有铜、铁、石、陶、象牙、玉等,形态各异、栩栩如生。展览经新闻媒体报道后,朔州市领导邀请他在朔州也举办一次佛像展。2005年12月,他在朔州市邮政局展厅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佛像展,这次展出的是五百多尊。展览期间,朔州市六七十名收藏爱好者开会成立了朔州市收藏家协会,一致推举张庆为会长。

     

“收藏不是藏起来的”

     
c是我朋友,家境很普通,工资不高,一个月也就三千多,我们经常结伴吃喝玩乐。刚刚她给我打了电话,说她之前一直跟公司争取的培训争取到了,而且公司帮她出一半的培训费,她想去上,我知道那个培训班贵是贵,但真的能学到东西,对她以后的发展有好处,于是鼓励她去,结果她却说她不去了,原因是她换了一个苹果6手机,她不能再花钱了。买苹果手机本来是挺普通的一件事,但是超出了c的经济能力,这个手机已经花了她半年的积蓄,所以她认为她再也不能在其他方面花钱,只能白白错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。其实只要c放弃苹果手机,买一个自己买得起的国产手机,就没有现在的问题了。

一转眼,到了1978年,人们虽然停止了对古董的打砸破坏,但对这些老东西却不屑一顾。那年,吕梁一处建筑工地发现一尊青铜观音像,见无人理睬这尊铜像,张庆便把它当宝贝收藏了起来。这是张庆收藏的第一件古董。从此,只要看见古董他就收藏起来,到1998年加入省收藏家协会的时候,张庆已经收藏了上千件古董,特别是各色佛像收藏了五百多尊,堪称当地一绝。

   
 老实说,现实中,c这类人不少,为了某些原因买了自己经济承受不起的东西,例如明明没有能力买车却硬是要买,明明只能买一平五千的房子却买了平八千的,最终把自己的生活拖入万劫不复的地步,什么事都不敢做,怕自己一旦做错了,没有钱来支付这一切,甚至有好的机遇出现也不敢抓住。还不如按自己的能力来安排生活,最起码不用整天为钱不够花感到不安,当然还有另一个方法解决这个问题,那就是努力地去赚钱,但是很可惜,很少有人愿意付出行动。

看上眼的再贵也要买

   
 买你买得起的东西,不要认为他人拥有你就一定也要拥有,不然无法克制的欲望会让你无比痛苦。

在张庆的办公室兼收藏室里,到处都有宝贝。北墙上挂着4扇条屏,木质的框和底子,而雕花却是玉质的。办公桌后有两个直径达1.5米的木车轮。墙上挂了好几幅书法作品,办公室前一个大花盆里插满了字画卷轴,高高低低的像是盛开的花。办公室窗台上随意摆放着一把缺了把的铜勺,铜勺生满了绿锈,别看这把勺子不足手掌心大,张庆买它时花了800元呢!办公室里还摆着一对哈巴狗大小的汉白玉小石狮,一雄一雌,品相完好,一看包浆就知道它们年代久远。张庆说:“这东西有些人白给他也不要,我花了2000元还差点没买上。”这满屋子的古董只是张庆收藏品的一小部分。

因为张庆在朔州收藏界大有名气,所以他现在基本上不用出去淘“宝”了。一些古董商总是把古董拿到他家里卖。在收藏上到底花过多少钱,张庆也记不得了,反正是挣的钱都做了这个了。

爱古物之心少年萌芽

现在张庆的藏品有佛像、香炉、铜镜、杂项等共计五千多件,光是佛像就有二千多尊。藏品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,张庆的思想有了质的变化,过去认为收藏就是藏起来秘不示人,但是现在他却认为,与这些长寿的东西相比,人的生命是十分短暂的,如果光是自己悄悄地欣赏这些古董,别人看不到,这个藏品的作用就没有发挥出来。古董是几千年华夏文明的见证者,要拿出来让大家看,见证华夏文明。他现在有了一个计划,那就是办一个民间民俗博物馆,并且要建在自己的学校旁,成为学校的历史教材博物馆。

张庆说,他的生命是围着收藏转的,他的一切行动及商业行为都是为了收藏。他当过下井工人、建筑包工头、包过煤矿、跑过运输,现在又办了一所民办学校。为了收藏,他吃了很多苦,但又是收藏,给了他无穷的乐趣。

张庆的每一件藏品得来都颇为不易。张庆有个倔劲儿,只要是他看上眼的,就不惜重金购买,哪怕是借钱也要买。他说,只要是真品,就是不可再生的,一旦错过了,再想找可就难了。

张庆太忙了,记者给他打了五六次电话,不是出差就是没时间接受采访。5月29日上午,记者好不容易才见着了他。

1966年夏天,张庆13岁,当时朔县旧城十字街有一个木质的阁儿洞,被红卫兵一把火点着了,张庆看见十分心疼,心想:这么好的东西为啥要烧毁呢?作为“黑五类”之一的教师子弟,正上小学三年级的张庆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。在他看来,自己与阁儿洞有着共同的遭遇:无辜受害。对古物的爱正是这时候开始在他心中萌?的。但那时他不敢收藏任何古董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东西被毁坏而暗暗流泪。

佛像展出受人赞叹

打小时候起,张庆就对“旧”东西情有独钟。

发表评论